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“银烛秋光冷画屏,轻罗小扇扑流萤”欣赏古诗词中的秋天

文章来源:中华网—文化 时间:2017年10月09日 字体:

古人自古就有“伤春悲秋”的情结,早在《诗经》中就已经有体现,如《小雅·四月》中:“秋日凄凄,百卉具腓。乱离瘼矣,爰其适归。”­

当年苏轼在广东惠州做官时,一日与朝云闲坐,当时正值秋天,落木萧萧,芳草凋枯,苏轼睹此,凄然伤神,不禁有悲秋之思。朝云在一旁唱苏轼昔年所作《蝶恋花》:“花褪残红青杏小。燕子飞时,绿水人家绕。枝上柳绵吹又少。天涯何处无芳草!墙里秋千墙外道。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。笑渐不闻声渐杳。多情却被无情恼。”

谁知朝云刚刚唱到“绿水绕人家”时,就已泪满衣襟,声音哽咽,再也唱不出来了。苏轼问其缘故,朝云答曰:“‘枝上柳绵吹又少,天涯何处无芳草’两句太过令人伤心,所以唱不下去。”苏轼大笑:“我正悲秋,而你又开始伤春了!”不久朝云去世,苏轼再也没有听过这首《蝶恋花》词。

时至秋季,天地肃杀,对于农民来说,秋天代表着收获的喜悦,而对于内心纤细敏感的文人来说,看到落叶归根,北雁南飞便从心中产生一种由盛转衰的悲凉之感,这种悲凉之感郁结于心,便只能通过吟诗造句来进行排遣。

也有像刘禹锡那样豁达开放的胸襟,他对于秋的喜爱之极,也不吝通过诗句来表达:“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宵。”

不过刘禹锡这样的毕竟是少数,多数诗人还是将秋与愁苦紧紧联系在一起,如屈原的《湘夫人》:“帝子降兮北渚,目眇眇兮愁予。袅袅兮秋风,洞庭波兮木叶下。登白薠兮骋望,与佳期兮夕张。鸟何萃兮苹中,罾何为兮木上。沅有芷兮澧有兰,思公子兮未敢言。”此诗以湘君思念湘夫人的语调来写,通过一系列的景色描写来表达思而不至的哀怨之情。

另有杜甫暮年所写《秋兴八首》其一:“风急天高猿啸哀,渚清沙白鸟飞回。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。万里悲秋常作客,百年多病独登台。艰难苦恨繁霜鬓,潦倒新停浊酒杯。”

借深秋衰惨冷寂之景感物伤怀,知交零落,漂泊无依,空怀抱负的悲凉心境,表达了深切的身世之悲、离乱之苦和故园之思。联系杜甫生平际遇,令人不忍卒读。

欧阳修《秋声赋》便是以“悲秋”为主题,抒发人生的苦闷与感叹。此时欧阳修五十三岁,虽身居高位,然有感于宦海沉浮,遂将满腔愤懑投注与诗文当中。

全文以“秋声”为引子,抒发草木被风摧折的悲凉,延及更容易被忧愁困思所侵袭的人,感叹“百忧感其心,万事劳其形”,也是作者自己对人生不易的体悟。

“夫秋,刑官也,于时为阴;又兵象也,于行用金。是谓天地之义气,常以肃杀而为心。天之于物,春生秋实,故其在乐也,商声主西方之音,夷则为七月之律。商,伤也,物既老而悲伤;夷,戮也,物过盛而当杀。”古时犯人行刑多在秋天,所谓“秋后问斩”是也,所以秋天也代表着肃杀。

春生秋时,秋天是收获的季节,古人亦有“月满则亏,水满则溢”之说,所以盛极而衰便是欧阳修忧心之事。

也有不少偏爱写秋季独特美景的诗人,他们往往善于发现生活中的美景,季节轮转对于他们来说并不能改变感受美的心情,其诗往往空灵蕴藉,妙不可言,如:

银烛秋光冷画屏,轻罗小扇扑流萤。天阶夜色凉如水,坐看牵牛织女星。——杜牧《秋夕》

湖光秋月两相和,潭面无风镜未磨。遥望洞庭山水翠,白银盘里一青螺。——刘禹锡《望洞庭》

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。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。竹喧归浣女,莲动下渔舟。随意春芳歇,王孙自可留。——王维《山居秋暝》

移舟泊烟渚,日暮客愁新。野旷天低树,江清月近人。——孟浩然《宿建德江》

其实只要有双发现美的眼睛,每个季节都是风景。

[添加收藏] [打印文章] [关闭窗口]
分享到: 更多
下一篇:没有了!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