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错时读书

文章来源:《中国艺术报》 作者:王长安 时间:2019年09月26日 字体:

说起来,此生最大的遗憾,就是没能在“该”读书的时段把书读好。

然而,这对我来说也并非是十足的坏事。

没能好好读书的少年时代,让我有了更多的闲暇去玩耍。长辈们甚至把这称之为“疯”。上天、入地、下水、跳楼,没什么不敢,也没什么不能的。就说“跳楼”,因为看到楼下墙边有附近农民打场后堆放的稻草,就觉得大可以疯上一疯。几个小伙伴一起爬上三楼的楼顶,轮流扮作敌人或英雄。一阵“枪响”,“英雄”就高呼口号壮烈地跳下楼去,从没想过能不能确保每次都不偏不倚地落在那堆稻草上!它的可怕程度,由父亲的一顿“踏石留印”的暴打传递给我。成年以后我性格中不怕事、敢冒险,七分把握就出手,不太去想危险后果的品性或许就由此而生。与此相伴的是数年坚持不懈的拜师习武,竟还成了我谋职就业的敲门砖!考进当年的安徽省黄梅剧团,所仗的就是那类似才艺展示的一趟拳脚,从中获得的身体素质的提升,更是我日后耽于几案、长期笔耕的体力和心力保障。

没能好好读书的青年时代,让我较早开启了写作模式。借助工作之便和各种活动,跋山涉水、走村串户,东跑西奔。到过部队,进过工厂,下过农村,听到看到接触到了很多好听好看好玩的事和有趣的人。无忧无虑又无所畏惧,一时间竟然想到了写作,竟然决心要把自己觉得有趣的人和事与更多的人分享。

记得1971年末,随团去陈村水库工地演出。正是这座水库的兴建,派生出了后来闻名遐迩、楚楚动人的太平湖。借此机会,我们参观了“皖南事变”发生地。上了云岭,看残阳如血,听瑟瑟山风;谒烈士陵墓,感先辈情怀,还请亲历事变的新四军干部作了整整一天的讲述。都说读书少的人易动情,这一番